備用主機比思最新網址發佈頁比思永久域名|簡體中文

比思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按這成為會員
搜索
查看: 128|回復: 2

照片啊啊啊啊啊

[複製鏈接]

105

主題

1

好友

484

積分

中學生

Rank: 3Rank: 3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奮斗
    昨天 19:29
  • 簽到天數: 63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推廣值
    0
    貢獻值
    3552
    金錢
    320
    威望
    484
    主題
    105

    簽到勳章 簽到達人 文章勇士 回文勇士 文明人 附件高人 附件達人 中學生

    發表於 2018-5-14 10:24:27 |顯示全部樓層
    这是原该是一场好睡,因为已放下了一些东西,心中一处不再是死局。
      练儿就睡在手臂间,温温软软,太久不敢这样碰触她了,只因自知情丝未断,只怕稍不注意,就
    又回到从前那般难以自控的状态,无法与她坦然相处,伤了彼此。
      但是,自从师父那封书信后,心境却起了微妙变化。
      纵然一切只是猜测,也许根本就是我牵强附会乱想一气,但只要一想着自己的心思心结也许师父
    她是知道的,不知为何,反而好似放下了一块胸中大石来,甚至那些看似隐晦难懂的字句,都偏偏在
    心中,投下了点点希望。
      也许只是因为,太长时间的孤身在无尽漆黑中摸索前行,看不见说不出,独自一人不知所措苦苦
    支撑,却突然见到前方远远一点星火,哪怕那星火迢遥而隐约,甚至只是幻象,却还是能带来给人温
    暖和力量。
      师父的书信对我而言也许便是如此意义,有挂坠在前,自那封信后,已真的能感觉到心中僵死一
    角开始隐隐活动,它正对自己悄然说,说或者在保护练儿的微小心愿之外,你其实能做的更多,去争
    取更多,你已经尝试过斩断情丝,若是这么多年都难以成功,那何妨试一试另一条路?
      而理智和数年前一样在不停闪烁警告,警告这么做麻烦而危险,极可能自陷于万劫不复,你要再
    尝试一次万劫不复么?
      这警告对自己仍是有效的,却无法像数年前那样,占据绝对上风,主导了心思的走向。
      所以,才会小心翼翼的靠近,小心翼翼的触碰,小心翼翼的将她环在臂弯之间,试探着去摸索自
    己与她之间那根看不见的界线所在。
      如果,是说如果,如果决定前进,那么这份感情就不再是独自一人的事。
      练儿,若我试图改变你的姻缘,要你的心,你会同意么?
      
      心中默默的发问,睡在身边的人自然是无法回答的。
      但老天却似乎在回答,雷声愈发接连不断,终于在一个炸响后,骤然降下了倾盆大雨。
      雨势实在是很凶猛,即使身处内洞中也将那稀里哗啦的溅落之声听得清楚,因这吵闹,臂弯下的
    人动了一动,很是不悦的皱起鼻子,翻了个身,更往我怀里钻了钻,好似要借人体挡住那吵耳的噪音
    一般。
      我本来就想着事,没有几分睡意,被她一钻就睁开了眼,正想要帮她捂住耳朵好清静些,却见枕
    边人突然嘴角噙笑,双目犹闭,却轻声说道:“嘘,轻点,外面有一个生人,现在正往里进来呢。”
      此时外面大雨倾盆,雨声雷声混成一片,我自己是什么也听不清,却毫不怀疑练儿所讲,闻言惊
    了一跳,就要起身前去查看,谁知正在起到一半时,却被一把捉住,又拽倒躺下,才听她在身旁耳语
    道:“急什么,听脚步声此人功夫尚浅,咱们怕他做甚,左右闲得无聊,就耍一下,且看他作何行事
    再说。”
      这番话说的笃定,我知她艺高胆大有恃无恐,也不好太过反对,只是心中疑虑,不明白她怎么突
    然间起了这种莫名的兴致,实在难得一见。
      后来才知道,果然是冥冥中自有定数。
      
      在故意的等待之中,再过少顷,那脚步声就近了,我也听了个真切,果然只得单独一人而已,只
    是明明有陌生人进来,自己却还躺在榻上,虽然说是衣衫整齐的,但这种感觉还是十分的怪异。
      练儿似乎也感觉到了怪异,我见怀里人欠了欠身,以为她临时改变主意不想再玩下去了,正要松
    一口气,却听她嘀咕道:“不对,还是我在外面为妥。 ”说完一个翻身,径直越过我移到石榻外沿,
    又复躺下,笑嘻嘻的闭上了眼。
      来不及对她这举动做出什么反应,因为几乎就在这个动作完成的同时,那脚步声已经转过个弯,
    到了内洞入口。
      练儿微微朝里侧躺着,头却向外稍偏,一只手做随意状搭在我身上,看着好似美人卧榻海棠春睡
    ,酣梦之间,全无半点防范之意,其实我的角度看来,却知道她正一手掐诀蓄势待发,仿若一只虎扮
    演的小猫,只要是猎物起了什么非分歹心,敢靠近前来有半点不当之举,便要一记扑杀,令其血溅当
    场。
      不过幸而,那人站在入口,咦了一声,片刻之后,非但没有过来,却将步子放轻,又转身蹑手蹑
    脚的走了出去,只在洞口附近盘膝静坐,望着外面大雨,连头也不敢再回。
      
      我正好是躺着面向那一方向的,只微微撑起少许,就能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心里对此人人品做了
    一番肯定,于是俯下了身去,悄然在练儿耳边低语道:“看吧,不似个恶人,没什么好玩的,咱们还
    是起来吧?这样实在不好。”
      练儿有些失望的睁开了眼,好似又有不甘,轻声道:“再等等,寨中姐妹常道天下男人没几个好
    东西,我就不信他能一直坐在那里。”说完,又伸手把我摁倒下来躺好,看样子还想继续装下去。
      今日山中本就湿寒,如今大雨一降,洞中更是阴冷迫人,我推了推她,笑道:“你倒是不畏寒,
    这样子陪你做戏,一会儿我可担心会冻出病来,难不成再要你背去了山中采药?”
      “背就背,就你这轻飘飘没二两重的身子骨,我还怕了不成?”练儿听了,白我一眼,顶完这一
    句嘴,蓦地翻身欺上来将人收到怀中,得意道:“看你再敢喊冷。”
      我猝不及防,只觉得顿时被一股暖意包裹住,略高的体温,加之此时运起了功,更是熨贴舒适,
    在温度的包围中,不仅身上不冷,连心都热了起来,不禁贪恋起这种亲近,也就躺着不再做声。
      
      这样相拥着过了一阵,就在自己几乎快把洞口坐着的那人给忘了时,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。
      脚步很轻,几乎比刚才还轻,那人轻手轻脚悄悄走入洞中,这次没有停下,一路进来,几乎就快
    到榻边,练儿暗暗向我露了个笑颜,手上已经运了力道,却听见窸窸窣窣一阵,我眯着眼,只见那人
    脱了身上大衣,轻轻盖在我们身上,就又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。
      并不喜欢这种陌生气味的衣物近身,何况再如此下去就未免太过了,我朝练儿使个眼色,轻咳一
    声,掀了那衣服坐起来,正要开口说话,却见练儿抢先一步翻身而立,厉声斥道:“何方大胆狂徒,
    敢来欺我!”
      我也不知她是不满人家送上来的衣服呢,还是单纯想继续玩下去,只是心中微微诧异,那男子倒
    是吓了一跳,僵在那里头也不敢回,连声道:“姑娘休要见怪,是我见这洞中寒意迫人,怕你们受冷
    ,所以才冒昧添衣!”
      此人确实处处守礼,练儿也不好太发作,只叹了口气道:“那你回过头来。”只见这男子依言回
    头,却还是低着头不敢平视,我不方便打量,只是大致看得出他眉目端正,年纪尚轻,也算得上是气
    宇不凡,只是瞧着瞧着,心中不知怎得,就隐隐感到有些发堵,偏又觉不出究竟堵住了什么。
      就在自己这犹豫的当口,练儿已经将床榻上的那件大衣拿下,递过去道:“你适才举动,我都见
    了,也算是个至诚君子,我平生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人,换是旁人,怕不要大肆轻薄。”她说话素
    来直接,也不管那年轻人面上一红,继续道:“我刚才骂你,是故意吓你的,你不要见怪。”
      她会这样对一个生人说话,在我看来已经算是难得的客气,但一般人听来却还是难免觉得有些没
    头没脑喜怒无常,那年轻人先是红了红脸,却又因她这一句而皱了皱眉,大约也是如此感受了。
      练儿其实也看出来了,于是笑道:“我生性如此,所以许多人都怕呢,你要习惯才好。”却见对
    方尽低头不说话,又脸色一变,面露愠容道:“怎么?还在恼我吗!”
      那年轻人一直垂首思量着,此时才急道:“姑娘哪里话来,我怎会恼你……”
      我在后面,见眼前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越发说的顺遂,心中感觉也就越发不佳,再顾不得去细想
    缘由,站起身,顺那话势插了进来道:“这位少侠不必在意,我妹妹就是这样的脾气,不用当真,却
    不知少侠是如何寻得此地的?”
      “哦,失礼了,在下只是访一旧友下山太迟,半途遇见暴雨,这才慌不择路的误打误撞到了此处
    。”听我说话比练儿有轻重,他好似松了口气,转过身拱手解释道:“本意只是想借贵宝地避一时风
    雨,不想惊扰了二位主人的休息,还请海涵。”
      “不敢,实不相瞒,此地也不是我们的居所。”我回了个礼,却面不改色的撒起谎来:“我们姐
    妹失了双亲,相依为命,上华山只为烧香还愿,此地洞主乃是一长辈故人,大家熟识,是以才得暂居
    于此。”
      说谎,是因为此人来历不明,黄龙洞偏僻幽静,数年也难得有人误入此处,虽然他言辞诚恳,我
    却存了三分戒心,所以才推说主人不在,布了一问三不知的先手局,省得节外生枝。
      何况,心里对这人,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不是厌恶,却更不是喜欢。
      练儿并不明白我的用心,听了这话,转过头来对我挑挑眉,一脸的不解,偏偏又不方便当场质疑
    ,亏得那男子未曾察觉到她表情,闻言只歉然道:“原来如此……恕我鲁莽,挑起了你们的愁绪。”
      “言重了,不过是过去的事情而已。”我轻笑着回答,脑子却在想怎么打发他才好:“少侠这付
    表情,难不成也在可怜我们姐妹吗?”
      这话转变其实有些突兀,我更是存心在里面揉了一些不悦,希望对方能感到不安,进而知难而退
    ,谁知老实人倒有老实福,他不知察没察觉,反而诚诚恳恳的抱拳行礼,解释道:“不是可怜,而是
    可佩,二位姑娘失了依托,仍然相互扶持一路走来,甚至还不畏艰辛上华山烧香,若非有绝大勇气,
    也不能移,在下诚心佩服。”
      听这么一讲,我蹙了蹙眉,倒不方便再接着说什么不好的话,只能客气应付,这样三言两语下来
    ,练儿在旁不甘寂寞,搭了我的肩膀昂首道:“你们怎么说着说着好似老朋友一般了,喂,你叫什么
    名字!我还未请教你呢。”
      她这后半句自然是对生人说的,只见那年轻人闻言,抬头看她一眼,面色微赧,赶紧拱手鞠了一
    躬,彬彬有礼道:“不敢不敢,谈何请教,在下姓卓,名唤一航,不知二位姑娘姓……”想了想又觉
    得不妥,连忙道:“若有不便不说也罢,是在下唐突了。”
      少女眼珠一转,盈盈道:“我姓练,父母未给赐名,你觉得我叫什么好听?不如替我起一个听听
    ?”
      男子先是一愣,而后似有所感怀,面露怜惜,这时候外面雨声已渐渐弱了,风却不止,一阵一阵
    的穿堂入洞,掀得众人衣衫猎猎,其中尤数当间的白衣少女穿着单薄,衣袂风摆,别样飘逸,男子的
    目光落在那一处,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,张了张嘴就要说话。
      
      “霓裳!”
      
      最后,冲口而出的叫了这个名字的,却不是他。
      心跳的厉害,硬将这一句逼出了口,才感觉到心砰砰跳的厉害,而随着这心跳恢复,血液也重新
    开始了流动,将应有的热量输送往全身。
      谎言被戳穿,乐趣被打断,被叫到名字的少女很是不满的回了头,只是原本满含抱怨的眼神,却
    在对上之后,变的一沉。
      “你怎么了?”她转身几步走过来,纤眉皱起,一只手捉住了我的胳膊道:“脸色真难看,嘴唇
    这么白,难道刚刚真的被冻着生病了?”说话间蓦地一顿,凭空闻了闻,眉头更紧:“哪儿来的血气
    ?”
      对她扬起嘴角,在那目光的注视下伸出右手,慢吞吞用一根手指按住下唇,翻开,含笑示意道:
    “喏,这里,刚刚说话不注意,咬到嘴巴这里了。”说完松手,又顺势拍了拍她头,嘿嘿一声,笑道
    :“我家练……嗯,霓裳鼻子还真灵,小狗似的。”
      “胡说什么呢?这么大的人讲个话都能咬到嘴的,还敢说我!”她鼓起脸颊,忿忿然躲开我的手
    ,却又拉了拉我衣袖,道:“真的无碍?你身上挺冷的。 ”
      微笑着摇摇头,不动声色的把两手负到了身后,幸好练儿没拉手掌,那儿更冷,冷到近乎没了知
    觉,脚下也是如此,唯有飕飕刺骨的凉气直往上蹿,好似那不再是血肉而是冰块做成,人体也真是奇
    特,能在瞬息这样自降体温,给人以冰寒彻骨的冻僵感。
      要不是及时咬破嘴唇,也许就真的僵在那里,连刚刚一句也赶不上逼出口来。
      那可真是要捶胸顿足后悔死了。
      
      不过现在,桎梏已然挣脱,僵硬不再,满口的血腥和丝丝疼意更令人冷静,我看了看身边面露忧
    色的少女,再将目光投向那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男子,微笑道:“原来,你就是卓一航?武当弟子卓
    一航?呵,久仰久仰。”
    416b75d44edfed8f915a448e843a6ac0.jpg
    n_v2d0cad7734d1b4f1cab9aa2fd6bd0489a.jpg
    n_v20d7fa6642d5947089daa069af150616a.jpg
    416b75d44edfed8f915a448e843a6ac0.jpg
    n_v2d0cad7734d1b4f1cab9aa2fd6bd0489a.jpg
    n_v20d7fa6642d5947089daa069af150616a.jpg
    n_v20ebc67d77ed24a46b144d5d9f0b79451.jpg
    n_v22f2741fb0dfe4f348ed1d78e5195d29d.jpg
    n_v26e91721173eb4ac4bc3e6d445613ad32.jpg
    n_v21917ccef84de42d9b4b2e6cebb33c39b.jpg
    House_2a4a2ab3-eecb-4097-8033-596596377ad7_Big.jpg
    House_7ef63850-a788-45a3-a1de-27e419690368_Big.jpg
    House_ae373ded-d8a3-4a46-9cd4-bf853f0fca6a_Big.jpg
    5411890db5124242387d0056743d6dd7.jpg
    b6c28ad5ee61e1536a6f5b4d281ab05d.jpg
    b7d3982d4da8c11e65d506ecdcee5ca0.jpg
    258ca67ba89e41a0cd05c42b20b2030a.jpg
    b8bd65f8fd8728158ea53ecdb0c9f1b3.jpg
    b551d1c134a2a70409eba4016fc5c9f9.jpg
    dc6b555e1ac6993f13bb410d64218f38.jpg
    ed888863b1a2f47c3031aa94066121ca.jpg
    n_v20ebc67d77ed24a46b144d5d9f0b79451.jpg
    n_v22f2741fb0dfe4f348ed1d78e5195d29d.jpg
    n_v26e91721173eb4ac4bc3e6d445613ad32.jpg
    n_v21917ccef84de42d9b4b2e6cebb33c39b.jpg
    House_2a4a2ab3-eecb-4097-8033-596596377ad7_Big.jpg
    House_7ef63850-a788-45a3-a1de-27e419690368_Big.jpg
    House_ae373ded-d8a3-4a46-9cd4-bf853f0fca6a_Big.jpg
    5411890db5124242387d0056743d6dd7.jpg
    b6c28ad5ee61e1536a6f5b4d281ab05d.jpg
    b7d3982d4da8c11e65d506ecdcee5ca0.jpg
    258ca67ba89e41a0cd05c42b20b2030a.jpg
    b8bd65f8fd8728158ea53ecdb0c9f1b3.jpg
    b551d1c134a2a70409eba4016fc5c9f9.jpg
    dc6b555e1ac6993f13bb410d64218f38.jpg
    ed888863b1a2f47c3031aa94066121ca.jpg

    0

    主題

    0

    好友

    131

    積分

    小學生

    Rank: 2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 10:05
  • 簽到天數: 15 天

    [LV.4]偶爾看看III

    推廣值
    0
    貢獻值
    0
    金錢
    216
    威望
    131
    主題
    0
    發表於 2018-5-15 16:44:01 |顯示全部樓層
    图三的圆弧柜跟顶柜的这种做法,是不允许的,圆弧柜的顶板应该不能有圆弧才对
    回復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0

    主題

    0

    好友

    471

    積分

    中學生

    Rank: 3Rank: 3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 19:13
  • 簽到天數: 506 天

    [LV.9]以壇為家II

    推廣值
    0
    貢獻值
    0
    金錢
    3905
    威望
    471
    主題
    0
    發表於 7 天前 |顯示全部樓層
    这些照片都是自己拍的吗?
    請大家多給發帖者支持,有您們回應支持,才有動力去發貼!
    回復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按這成為會員

    重要聲明:本論壇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,比思論壇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於有關情形下,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(如涉及醫療、法律或投資等問題)。 由於本論壇受到「即時上載留言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,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,請聯絡我們比思論壇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(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),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,如有任何爭議,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。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、誹謗、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,敬請自律。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。

    手機版| 廣告聯繫

    GMT+8, 2018-5-23 03:35 , Processed in 0.063794 second(s), 17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    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    回頂部